第四百九十八回 现世(1 / 4)

妖者无疆 沐华五色 5094 字 3个月前

日头渐高,四下里皆被烤的腾起滚滚热浪,向人面上纷纷涌来,而绕着芙蓉池四周,却有几缕若有若无的凉意,令原本有些胀痛的脑袋,陡然清明起来。

落葵抿了抿微微发干的薄唇,手抚上随风飘逸的低垂柳枝,指尖染上那抹翠色,明亮的光线烙在上面,那翠色仿佛活了一般,微微晃动着生出无尽生机。她的心中微叹,千算万算终是要走出这一步了,自打文元出事那一日起,就注定了没有安稳浮生可过了,今日这条路,只不过是她选择直面那许多纷纷扰扰而已,若真能就此揭开那些不可知的密事,那今日的种种便再没有什么可遗憾的了。

一步一步挪回绯烟宫,方才在倾颜殿坐定,落葵饮了一口香中带苦的温茶,定定望着小祁子道:“小祁子,宫里的人,你要给本宫盯好了,若是再出现绿萝、藿香之流,本宫绝不会轻饶了你的。”

小祁子一凛,低声称是,缓缓退了出去,马清望了望他的身影,微微迟疑道:“主子,您是要......”

落葵不急不慢的转动指尖的小盏,微微一笑:“马清,我终是要走出那一步了,你会如何想。”

“小姐,不管您现下的身份如何,要做什么,马清都不离不弃。”

“好。”落葵重重的点一点头:“马莲,你避开旁人,小心的去请了破军过来,若想成事,我还得借一借他的力。”

不多时,破军小心翼翼的进来,不待他开口,落葵便吩咐人看座:“大热的天儿,还劳烦李总管跑一趟,真是辛苦你了。”

破军忙起身恭恭敬敬的回道:“贵人说哪里话,能为贵人办差,是属下的福分,多少人求还求不来的,又怎会有怨言,只是,只是不知贵人有何吩咐。”

落葵微微一笑,哑了一口茶道:“李总管不必惶恐不安,本宫所求的不过一件小事,对李总管来说是举手之劳。”

她言罢,起身踱到窗下,举目望去,天边已如火如荼的燃起晚霞,流光溢彩的铺展开来,变幻不定,黄昏时分起了风,吹散了缕缕浮云,卷着些许温热扑入纱窗。

如锦似缎的晚霞投入芙蓉池上,不断的流离变幻中有万般光彩,让人移不开双目,如同一个顶尖的美人胚子,那最美好的年华才刚刚崭露头角,便已惊艳了世间一切。

天刚擦黑,乾清宫掌了灯,空青凑在灯下,正凝神写着些什么,破军捧着灯烛行至他身边,低声道:“殿下,到了用晚膳的时辰了,要不要属下去传膳。”

空青指尖的笔一顿,头也未抬的说了句:“翻来覆去就是那几样,实在是没什么胃口。”

“那殿下想用些什么,属下这就吩咐下去准备。”破军忙躬身回道。

空青“啪”的一声撂下笔,手抵着额角轻轻按揉着:“去制碗酸梅汤来。”

“殿下,要说酸梅汤制的好的,自然要数绯烟宫里的了,只是一碗酸梅汤,便有许多花样,属下可数不过来。”破军躬身笑道。

空青指尖轻叩案头:“嗯,你这属下倒机灵,传旨绯烟宫,本君要过去用晚膳。”

落葵伸手一挥,将这些骨牌尽数收了起来,笑的愈发开怀:“这回可是赚大发了。”

苏子揉了揉她覆额的刘海,笑道:“可不是么,你这算是踩了狗屎运罢。”

落葵翻了个白眼儿,嘁了一声,扬眸望向起起伏伏的魔灵山脉,那是他们此行的终点,也是最重要的地方。

晌午的阳光落在极远的魔灵山脉中,带着点点碎金,丝丝暖意。

落葵扬眸远望:“走罢,出城。”

灰袍男子微怔:“尊上,从城外绕出去,要多上一日路程。”

落葵微笑:“远点就远点罢,我可不想跟他们那些人碰上。”

灰袍男子微微欠身:“那属下继续在此地守着。”

落葵点头:“